<xmp id="4aace"><bdo id="4aace"></bdo>
<noscript id="4aace"></noscript>
  • 首頁 | 資訊 | 財經 | 公益 | 彩店 | 奇聞 | 速遞 | 前瞻 | 提點 | 網站相關 |
    進艙日記③:“看見”方艙十二時辰,原來最像“病人”的是我

    發稿時間:2022-04-13 10:35:09 來源:

    新冠疫情嚴峻,東方網記者劉曉晶近期核酸檢測呈陽性,目前其已被轉運至方艙醫院進行相關治療。他將為大家帶來一系列相關一線報道,聆聽陽性感染者的心聲,講述方艙醫院的見聞,記錄一次特別的“進艙日記”。

    沒來方艙醫院之前,我以為這里會是一片“老弱病殘”的景象,但是來到這里之后,突然發現我才是那個“老弱病殘”。

    無論男女老少,在這里該聊天的聊天,該鍛煉的鍛煉,該遛狗的遛狗……

    在取水點排隊等開水時,居然就我一個人在咳嗽,怪不好意思的,原來最像“病人”的那個人就是我。

    今天,就由我這個“病人”來給大家展示一下,我在“方艙十二時辰”的見聞。

    說真的,好后悔沒有多帶幾個眼罩!

    因為方艙醫院真的是燈火通明。倘若沒有手表,一覺醒來你還真的難以分辨這是幾點。對很多病友而言,睡覺戴眼罩成為常規配置。

    沒有多余眼罩怎么辦?聰明的病友用全新的口罩取代眼罩,雙口罩往臉上一放看上去有點夸張有點怪,但是你別說,還真的有效果,因為我學著戴了一個,竟然很快入睡了。

    這是我一家三口確診陽性以來,睡得最安心的一晚。女兒終于沒有繼續再發低燒。不過,過去這一天里,我們三人咳嗽都有不同程度的加深。

    那么,凌晨的方艙醫院長啥樣?

    對于習慣了夜貓子生活的很多媒體人而言,幾乎就是天生會產生的好奇。我也不例外,反正我也的確睡不著。

    凌晨12點,我下床拿起相機周圍走了一圈,大部分病友都入睡了,見到最多的還是大白。而在每個區域的護士站,每個在崗的護士看上去都特別忙碌,一會看資料,一會敲擊鍵盤的。

    凌晨2點半左右,我被自己的一陣猛烈咳嗽弄醒,起來喝點熱水,環顧四周一圈,除了此起彼伏的病友呼嚕聲,依舊還是時有大白走來走去,留下忙碌的身影。

    在隔壁區域的護士站,一個護士竟然站起來找資料讓我有點意外,畢竟目測她那個區域的病友基本都入睡了。我下意識的看了一下手機時間,凌晨3點13分。

    清晨6點,不知道是哪一床位的手機鬧鈴,宛如軍號一般響亮,直接把我也“叫醒”了。

    此時的取水點已經排起了小長龍,大家都想在起床時喝上一杯熱騰騰的開水。抬頭定眼一看,護士站的大白還在工作中,這畫面就跟3點時一模一樣,6點11分,已經有病人開始咨詢她。

    7點左右,方艙開始有病人志愿者陸續給大家發放早餐。

    此時的方艙也逐漸開始熱鬧起來,公用的洗漱臺陸續有人前來洗臉刷牙,有的拿著臉盆,有些拿著毛巾,有的甚至就用冷水簡單沖沖臉;一些床位的核酸復檢工作也已經開啟,大白們分組分批給一些可能達到出院標準的病人進行核酸復檢。

    有趣的一幕發生在上午10點,在H4-8-19小方艙,我居然發現了一位Tony老師,而他真的在理發!

    我:“師傅,理發多少錢?”

    Tony老師:“20元一位?!?/p>

    我:“您是哪天來的?”

    Tony老師:“29號轉運來的?!?/p>

    我:“我昨天新來的,來自閔行?!?/p>

    Tony老師“來這里之前,我在靜安區一個理發店工作?!?/p>

    我:“好勒,那您先忙!”

    此時此刻,我和他兩個病友之間的聊天是真的很隨意,畢竟同是天涯“新冠人”,相逢何必曾相識。

    自從確診陽性以來,每天最期待的時候竟然是“吃飯時間”,今天也不例外。

    一方面前陣子封閉在家的確沒怎么在上網搶到蔬菜,事實上,蹲守了兩天,顆粒無收。另一方面,現在作為病人,覺得還有人送吃的上門,有種“小確幸”。

    昨天在方艙醫院吃的第一頓飯,是一份有雞腿、蔬菜的盒飯,也是我們近幾天來得最好的一頓,吃著吃著我愛人就流下了眼淚?!罢娴暮芎?!”愛人一邊哭,一邊吃。

    “恩,一切會好起來的!”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是好。

    人有三急。要說方艙醫院的生活中,哪一個方面條件最艱苦?我個人覺得是衛生間。

    世博方艙的衛生間在室外,由一排排獨立的移動衛生間組成,使用完以后可以用腳踩著沖刷,不過沖刷的壓力很小,水流量也不夠。另外,這一排移動衛生間不知為何一直有積水,病友們都需要顛著腳輕手輕腳前行。

    從昨天下午到現在,第一次看到消殺人員。

    這兩年來我也拍了不少消殺人員,在方艙里拍消殺人員,這是頭一次,之前沒想過。最大的不同之處,外面的消殺工作往往是面對空空無人的辦公室,樓道或者密閉空間,而方艙醫院的消殺工作面對人,和諧的一幕是面對消殺人員左噴右噴,小方艙上的病人們內心毫無波瀾,大家依舊該干嘛干嘛,看手機的,打電話的,看書的,聊天的……

    倒是我有點“不淡定”,起身查看情況弄出“動靜”。

    到了方艙醫院洗頭洗澡怎么辦?看來得根據實際情況因地制宜。昨晚在水池邊,我看到了不怕冷的爺叔直接在水龍頭邊上穿著短褲洗澡,其“硬漢”形象讓人刮目相看,畢竟我們都還是病人。

    今天下午5點,我拿著臉盆去打水洗洗臉,正好碰上一位母親給在水池邊給女兒洗頭,看到這一幕內心閃現出一絲絲溫馨,這也許就是家人,這也許就是母愛。

    跟著搖擺起來!是的,你沒看錯。晚上7點左右,在方艙醫院一角,一位病人跟著視頻中的老師一起搖擺起來,吸引了我的注意。雖然小方艙地方不大,但是處處可見因地制宜,沒有運動場地?沒關系!原地左右前后搖擺也行。

    晚上21點整,在方艙醫院8-12區醫生臺,一名病友正在咨詢醫生處方藥片的事宜。一位大白耐心為她解答,旁邊的大白則認真做好記錄。

    在這個醫生臺,幾乎是有問必答,有求必應。透過他們,我似乎也“看見”在上海的方艙醫院里,每一個大白都正在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努力使病人們早日康復,早日回歸正常的生活!

    度過了我在方艙的第一個一整天。感慨良多。一會我稍作整理。明天,我還將繼續給大家帶來我在方艙的一點見聞。也請大家繼續關注東方網,關注方艙醫院的我們,也關注我的“進艙日記”。

    記者:劉曉晶 【編輯:劉湃】

    標簽:

    責任編輯:mb01

    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

     

    Copyright @ 1999-2017 www.jl-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豫ICP備20022870號-23

    聯系郵箱:553 138 [email protected]    

    欧美午夜精品一级,日本丰满熟妇毛毛图片,欧美牲交AV欧美牲交aⅴ456
    <xmp id="4aace"><bdo id="4aace"></bdo>
    <noscript id="4aace"></noscript>